遗世

你是我的皇后啊(五)

“哗啦啦哗啦啦”     

       在山里走了几分钟,就开始下起了雨。四人准备找个山洞避避雨,雨是越下越大,却一直找不到山洞。        
      “哎呀!怎么连个避雨的地方都没有?我全身都快湿透了!”   

      “那你怎么不想想是谁非要跑进来。”       

      “我说冰坨子,你是不是一天不说我就心里不舒服?”       
      “就是,蒙冰,别一天都针对我家薇薇行不行?有本事你说人夏夏去啊!”    

     “夏铭不会像她那样,只会惹麻烦。”  

      “都别争了,那有个山洞,我们进去躲会儿雨吧!”

     三人向夏铭说的方向望去,隐约有个小山洞淹没在绿色当中。

       “哪有什么山洞啊!就是一堆杂草而已嘛!”      

        蒙冰说了一句“白痴”,就直接走向山洞,   

        “薇薇啊,这次你真看错了。”       

        “什么?”        

        “走吧!”     

        一行人快速移动,随着距离的减少,鹿薇薇依然没有 看到山洞。直至来到洞前,夏铭拨开杂草,一个一人高的山洞马上显现出来,        

        “还真有啊!夏铭你视力真好!”    

        “进去吧!”     

         刚进入山洞,众人就被惊呆了,

        “这山洞从外面看没什么特别的,没想到里面这么漂亮!”        

        的确,洞里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和荧光剂一样的东西,把乌黑的山洞点缀的异常美丽。正当大家都在欣赏洞里的美景时,走在最前面的鹿薇薇尖叫起来,      

       “啊!”       

        其余三人瞬间清醒过来,忙跑到鹿薇薇身边。鹿薇薇一脸的惊恐,她颤颤巍巍地抬起右手指着前方,        

        “有,有鬼。”  

      顺着鹿薇薇指的方向,大家看到了空中有一团蓝色的火焰,接着,又冒出了第二团,第三团……本来就比较明亮的山洞,此时更是如同白昼一般。      

       “这只是磷火而已。”     

       “我当然知道这是磷火!可是冰坨子,你有一次性见到这么多磷火的吗?这山洞显然不正常啊!”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显然大家都同意鹿薇薇的说法。有磷火很正常,可这么多磷火几乎同时出现,还有满洞的荧光,着实令人怀疑。鹿薇薇拉着夏铭的手,断断续续地说着,      

       “夏,夏铭啊,我们,我们回去吧?好不好?这地方太诡异了!”        

       夏铭还没说什么,一旁的蒙冰就又开始讽刺鹿薇薇了,

       “你不是说要来寻宝吗?怎么,好不容易找到个特别的地方,你就想打退堂鼓了?”       

       “冰,冰坨子,你别,别想用激将法来激我!和寻宝比起来,我觉得我的小命更重要!”       

        “薇薇,你这么想就错了。人生一世,能有几次像今天这样的奇遇啊?你难道真不想看看这洞里有没有什么宝贝?当然,你要回去的话我也可以陪你。”  

        鹿薇薇小脑瓜一转,觉得夏铭说的也有道理。这洞里说不准就有什么,就算真没什么,也就当消遣了。而且如果就这么走了,冰坨子一定不会放过这个嘲笑自己的机会。反正有夏铭在,出什么事也不怕。再不济,也可以找陆川和冰坨子帮忙,他两的身手那也是不容质疑的。     

         “嗯,我,我刚才只是在考验你们。现在,出,出发吧!”   

         “薇薇,你可想清楚了?”   

        “嗯,想清楚了。没事的,夏铭,让蒙冰走前面,陆川走后面,我两在中间!”     

       “小薇薇,你怎么这么没良心啊?”       
 
     “陆川,你你你好好说话行不行?我鸡皮疙瘩都掉一地  了!”      

       “小薇薇~人家害怕哪~你让人家走中间嘛~”    

       鹿薇薇下意识地吞了口口水,拉着夏铭就往前走。蒙冰也没有再和鹿薇薇计较,走在了最前面。     

      “哎呀,别把我一个人丢下啊!我也害怕!”        

       走了三分钟左右,磷火开始增多,一个分叉路口出现,大家都选择往右走。过了两分钟后,第二个路口出现,磷火更多了,这一次,大家还是选择了往右。又过了三分钟,第三个路口出现了。鹿薇薇拉拉夏铭的衣袖,      

         “我们还是往右走吧?”        

        “不能再往右走了。”      

       “为什么啊?”        

        “每个人都会有一个习惯的方向,或左或右。当他遇到分叉路口时,都会下意识地选择他习惯的那个方向。一旦次数多了,就会回到原地,这也就是俗称的鬼打墙。而我们已经走了两次右边的路口了,如果再往右走,就有可能出去。如果往左走,就可以继续探险,但危险程度会增加。薇薇,你选一个吧。”     

        蒙冰和陆川自然是希望鹿薇薇可以选择往右,他俩把鹿薇薇和夏铭送回去后可以再来,毕竟奔月有很大的可能性藏在这里。可是,鹿薇薇如果选左的话,那就有可能找到她不该找到的东西。      

        三人都紧紧地盯着鹿薇薇,仿佛她的决定关乎着整个天下,而事实也证明,她的这个决定,的确关乎着天下兴亡,但这,都是后话了。      

       “当,当然是往左了!怎么可以半途而废呢?这万一要发现点什么宝贝,那就是国宝啊!就算是为了国家,也要拼一把!”      

       表面上鹿薇薇是在为国家考虑,实际上她想的是……

      老娘为了这里面的东西走了那么多的路,腿酸死了。还被冰坨子嘲笑了,两次!不拿回点什么做补偿,她还叫鹿薇薇吗?    

     “快走吧!别耽误时间了!”      

        鹿薇薇推着夏铭往左边的通道走,蒙冰和陆川虽然很无奈,却也没办法。那为什么他们不在一开始碰到鹿薇薇和夏铭的时候,就直接把她两打晕呢?鹿薇薇的战斗值为0。可千叶夏铭就……唉………     

        随着越来越深入洞穴,温度也越来越低。幸好大家都带着多余的衣服,也不怕。可是鹿薇薇却有点后悔了

       “夏,夏铭,要不,咱们回去吧?”     

       “哎,你刚才报效国家的雄心壮志呢?才过多久啊,就没了?”       

       “我,我就是随口一……”      

       “说”字还没出口,就被“轰隆”的一声巨响给打断了,紧接着灰尘拔地而起,遮住了众人的视线,还让四个人都咳嗽起来。     

        “咳咳”    “咳咳”     “咳咳咳”……       

        过了好一会儿,灰尘才慢慢散去。

       “我去,这石门哪来的?玩我啊!”    

         “什么呀!早知道就不进来了!这下可好,真出不去了!夏铭,我们该怎么办呀?我们会不会死在这里啊?我还没遇到我的真命天子呢!嘤嘤……”      

        原来,那一声巨响和灰尘,都是由身后突然出现的石门所致。       

        与陆川的叫骂和鹿薇薇的哭诉相比较之下,夏铭和蒙冰就比较冷静了。两个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知道已经没有后路,只能往前走了。夏铭走到鹿薇薇身边,擦去她脸上的泪水,    

        “薇薇,别害怕,还有我们呢。”       

       鹿薇薇反手抱住夏铭,哭的更凶了,    

       “薇薇,我们如果待在这里,就一定会死。现在只能往前走才能有一线生机,知道吗?”     

      “可,可是……”         
   
        “鹿薇薇,你知不知道你很烦?当初是你执意要进来,现在你又哭成这样,你当我们都是来陪你玩的吗?”      

        “冰坨子!你,你怎么这么讨人厌啊?我现在这样,你应该安慰我,而不是 质,问!你懂不懂啊?活该你单身一辈子!”       

        “就是,薇薇你还是喜欢像我这样的,知道讨女生欢心的,对不对?”       

        “陆川,给我滚一边去!夏铭,我们走,别理这两个神经病!”      

        鹿薇薇拽着夏铭就往前走,没走几步她就踩到了一个东西,

      “卡擦”

       在寂静的山洞里,这一清脆的响声显得特别慎人。

        鹿薇薇低头一看,居然是一个头骨!这时大家才发现,地上竟有多具被尘土掩盖的腐烂的只剩骨头的尸体!而且,他们大多都残缺不全,在这等寒冷之地,还能这样,显然死去的时间已经很久了。众人恍然大悟,为什么这洞里会有如此多的鬼火。

         鹿薇薇被吓坏了,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手一用力,就摸到了一个类似地砖的东西。准确的说,是一个可以摁下去的大型按钮。同时,一支箭不知从哪儿飞了出来,直逼鹿薇薇的脑袋。  

    危险!!!     

你是我的皇后啊(四)

        早上六点,夏铭穿着灰色运动服准备去晨跑。刚跑了几步,夏铭就觉得有人在叫她,           

        “夏铭,夏铭!”                 

         夏铭四处张望着,却不见人影。       

         “笨蛋!在你后面!”           

        夏铭寻声望去,看见树后面有个黑影。夏铭慢慢走过去,发现这个人有点眼熟,       

        “薇,薇薇?你怎么穿成这样?像个小偷似的。”   

         可不是嘛,鹿薇薇现在穿着一身黑,还带了墨镜和口罩,搁谁都会认为她是个小偷。         

       “哎呀,一言难尽!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解释了,快跟我上车!”              

        鹿薇薇拉着夏铭就往街口跑,远远的,可以看见一辆轿车停在那儿。            

      “哎,到底怎么了啊!你告诉我啊!”            

         跑到了车边,鹿薇薇一把把夏铭推上副驾驶的位置上,自己来开车。               

        “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还有,你这几天跑哪儿去了?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啊?”           

         “你一次问这么多个问题,我先回答哪一个?”             
        夏铭甩了一个“你不回答就死定了”的眼神给她,鹿薇薇立马怂了,

        “好好好,我说,我说还不行嘛。那天喷了你橙汁后我就回家了。可也不知道我爸怎么想的,死活不然我再出门,还特别强调以后少跟你来往。我问他为什么,他也不告诉我。我今天还是假装肚子疼,要小王送我去医院,这才跑出来的。”         

       鹿薇薇见夏铭没有回答,心想她可能生气了,赶忙解释,          

        “夏铭,你,你别瞎想啊,我爸他可能就是一时脑子短路了,你大人有大量,千万别和他计较啊!”     

      “没事,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你爸要你少跟我来往也是正常的。以前是还小,不懂事,但现在不一样,我们,都成年了。”        

       “切,他那都是老思想了,别管他。对了,学校那边我已经给你请了假了。运动服,运动鞋,手电筒,各种装备我也给你准备了,你就只要给咖啡店的人通知一下就行了!”            

         “请假?装备?你要干什么?”              

         “哦,鉴于我这几天都被闷在家里,所以呢,接下来的三天你就陪我去玩一下吧!”        

         “三天?去哪儿?”           

        “我林阿姨公司新开发的一个地方---桃源村。风景还不错哦!而且也不远,开车三四个小时就到了。”          

       “那,行吧。”         

        说着,夏铭就拿出手机给店长发短信通知他们。     
        “你怎么不直接打电话啊?”        

        “因为他们和你一样,都是瞌睡虫啊。”       

        “谁是瞌睡虫啊!你才是呢!”       

         “是是是,你不是瞌睡虫,你是大懒虫!”            “你你,真是气死我了!”         

      这边的两个人心情悠闲地讨论着,另一边的两个人却是……        

        “陆川,这次你有把握拿到奔月吗?”             

        “只要某人不添乱,就没问题。”    

         “我不是在和你耍嘴皮子。”           

         “我也不是啊。”   

            ………             

         “蒙冰,我们来比赛吧!”         

        “比什么?”         

         “就比,谁先拿到奔月。”         

         “光比有什么好玩的,总得有点彩头吧。”     

         “那当然了,你觉得,千叶夏铭这个彩头怎么样?”             
        蒙冰一个急刹车,陆川没有丝毫防备,也没有系安全带,差点撞到挡风玻璃上。          

         “我去!蒙冰你发什么疯啊?”         

      “你这是在玩火。”         

        蒙冰盯着陆川,仿佛要把他吃掉。陆川也不回避,就和他对视着, 

       “我就是在玩火,怎么,不行吗?”          

        “好,你输定了。”             

        “那可不一定。”           

       车子重新发动,车速比刚才快了很多。接下来两人没有再说过一句话,但是车子里的火药味却是越来越浓……

上午  十点  桃源村   乐兴客栈  202房           

        鹿薇薇一进房间就直接“飞”到床上,           

        “开了四个小时车,累死我了!我一定要睡会!”   

        “哎呀,我可记得某人才开了半个小时就喊累,还死皮赖脸地让我开。”     

        鹿薇薇“腾”地跳了起来,搂着夏铭地手臂,    

        “好夏铭,乖夏铭,我最漂亮的夏铭,你就让我睡会儿吧~就一会儿,好不好嘛~”             

       看着鹿薇薇挤眉弄眼地向自己撒娇,还不停地晃,晃得自己头都晕了,夏铭真是怕了她了,就一把把她推回床上去,          

        “我也没说不让你睡啊,你快点睡吧。”

        “就知道我的夏铭最好啦!”      

        “我也睡会儿……”     

        不久,两人就进去了梦乡。       

        同时,陆川与蒙冰也到了乐兴客栈,

        “两位先生,是一起的吗?”       

         “不是。”   “是!”    

         两种不同的声音同时响起,气氛略显尴尬,      

         “那,到底是,还是不是?”   

          蒙冰看了一眼身旁嬉皮笑脸的陆川,没好气地说,

       “随便吧。”

        “那就定一间房?可以吗?”    

         “不行!”  “行!”      

        “不好意思,两位先生,现在只剩下201号了。不过两位不要担心,是双人床。这是房卡,房间在二楼。”       
        “谢啦!”     

        陆川接过房卡,上了二楼,蒙冰紧随其后。到了房间,两人都直接睡了,想养好精神,下午上山。

下午  两点   202号房   

        “醒了就吃点东西吧。”    

        夏铭坐在椅子上听音乐,对刚醒的鹿薇薇说到,

       “吃完我们就出去。我看了几个景点,都挺近的。我们玩两天,后天就回去。”        

        鹿薇薇狼吞虎咽地吃着午餐,并不理会夏铭说的话。不一会儿,鹿薇薇就吃饱了。她哼着小曲收拾着背包。

       “手电筒,便携式医药箱,匕首,绳子……”   

        夏铭见她净拿些野外生存的东西,不禁奇怪,      

        “你拿这些干嘛?”       

        “夏铭,你真以为我度假呢?我这次可是来寻宝的!”

       “寻宝?你脑子被门夹了吧?”

        “啧,你脑子还被窗挤了呢!我告诉你,这个村子后面有座山,村里的老人都说山上有神仙,所以他们一直不让人上去。所以……”

        “所以你就拉着我来和你寻宝,还给你当保镖?”

        “什么保镖!别把我们的革命友谊说的那么轻浮好不好?”

        “我不去。打死你我也不去。”

        “是吗?那你不去,万一我出了点事怎么办?”

        “和我有关系吗?”

        鹿薇薇听后眨着大大的眼睛,硬生生挤出几滴泪来,还不停地用手擦拭,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对着夏铭,

        “想不到,我认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朋友,居然关键时刻把我一个人扔下,让我自生自灭。我的命,真的好苦啊!嘤嘤……”

       “好啦!陪你去就是啦!”

       “我就知道我家夏铭最好啦!来,啵一个!”

       鹿薇薇说着就要去亲夏铭,夏铭泽一脸嫌弃地用手把她的脸推开,拿起背包走了出去。

        “哎,等等我啊!”

       十分钟之后,鹿薇薇和夏铭来到了山脚,但是有人拦着,也不好直接进山。正在两人绞尽脑汁想办法时,一阵吵闹声吸引了她们的注意力。

       “哎呀,大叔,我们就是来散散心,到处走走,又不干什么坏事,干嘛不让我们进山啊?”

       “不是认为你们要干什么坏事,而是怕你们惊扰了山里的老神仙,那是要遭报应的!”

       陆川把手搭在大叔的肩上,把他拉到一边说话,让蒙冰从围栏翻进去,

       “大叔,你这是封建思想,现在哪儿有什么神仙啊?那都是老人们瞎编的。”

         大叔一把把陆川推开,大吼

        “我看你小子就是想干坏事!给我滚!别让我再看见你!”

        说完,捡起一根棍子就要打陆川。陆川也不继续纠缠,转身就跑。

      “说我是封建思想,你才是!老神仙保佑我们这么多年来风调雨顺,说什么也不让人打扰他。”

        这时,林子里突然传出一阵响声,大叔赶忙跑过去查看,这一去,就让陆川钻了空子,轻松一跃翻过围栏,跑进了山。而那阵响声,自然就是蒙冰干的了。鹿薇薇和夏铭也没有浪费机会,在陆川与大叔闲聊时,也趁机进了山。

       “夏铭,你说蒙冰和陆川来这儿干嘛?难道也是为了寻宝?”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那样吗?估计他俩是有事吧。”

       “有事?他俩一个花花公子,一个冰坨子,来这深山老林能有什么事?难道他俩……”

        鹿薇薇瞪大了眼睛,仿佛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夏铭正准备说她“猪脑子”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鹿薇薇你有病吧!”

        两人回头一看,正是陆川和蒙冰,而他俩看到夏铭时,眼里都不约而同地呈现出一种惊讶。虽转瞬即逝,但依旧被夏铭捕捉到了。

      “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家小薇薇呢?”

       陆川立马跳出来反驳蒙冰,

      “谁是你家的?陆川你今天又没吃药吧?不,你从来就没吃过药!”

       “小薇薇,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人家?人家好伤心的~”

         夏铭不禁打了个寒颤,感觉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别的不说,论恶心,陆川在夏铭认识的人里排第一。

       “你们俩不在学校里好好读书,跑这儿来干什么?”

        “关你屁事啊,冰坨子!怎么,就只许你州官放火,不许我百姓点灯啊?问我来干什么,我还想问你两个大男人来干什么呢!”

       “好歹也是个名门小姐,怎么能这么没教养?张口闭口都是脏话,鹿叔叔就是这么教你的吗?”

        “喂,蒙冰,我家薇薇也是你能随便批评的吗?”

       “陆川,你给我滚一边去!冰坨子,我鹿薇薇还轮不到你说,别以为我不敢……”

       “教训”两个字还没说出口,鹿薇薇的嘴就被夏铭拿手堵住了,只能“咿呀咿呀”的乱叫。

       “薇薇是心直口快,还请两位海涵。”

        夏铭并不担心陆川,但是蒙冰的性子却是不容许任何挑衅他。真把他惹急了,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

        “夏铭,鹿薇薇胡闹就罢了,你怎么还跟着她一起胡闹?”

       “蒙冰,薇薇她就是想来玩几天,没什么别的意思。”

        鹿薇薇趁着两人说话,一把挣脱了夏铭的手,

        “哼,什么玩玩?我就是来寻宝的,怎么了吧?等我找到宝藏,有你好看的!”

       鹿薇薇说完转身就往林子深处跑,夏铭也顾不上和蒙冰解释了,立马追了上去。

       “走吧,这林子里有什么还不好说,她两现在如果出了什么事也不好交代的,更何况还是在我们眼皮子底下。”

       “以夏铭的能力能有什么事?出事的也只会是鹿薇薇,她就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千金小姐,还到处惹是生非。这次,恐怕也是她硬拖着夏铭来的。”

       “可不管怎么说,那毕竟是王家的后人。说不定这次找奔月她还能帮上忙呢。”

        “就凭她?能帮上什么忙?不帮倒忙就不错了。”

        尽管有万般不愿,蒙冰还是跟在了后面。

      “轰隆隆”  “轰隆隆”

       天上电闪雷鸣,乌云密布,倾盆大雨马上就要来了,它似乎在预示着这趟行程,必然不会顺利。








你是我的皇后啊(三)

       上完了课,夏铭就回咖啡店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天店里的客人突然多了起来,而且夏铭总感觉他们不是普通人。忙着忙着,就到了晚上。

        “英姐,我来擦吧!”

        夏铭对一个正在擦柜台的女人说,女人的左手上贴着创可贴。

        “你手上的伤还没好呢!”

        “没事!就一个小伤口!要不是你阿龙哥把杯子打碎了,我才不会这样呢!”

        另一边,一个正在拖地的精壮男子听到后反驳道,

       “杯子的确是我打碎的,谁见这两天客人多呢。可我已经去拿扫帚了啊!谁叫你拿手捡啊!”

        英姐把帕子扔到阿龙身上,阿龙一侧身就躲了,没好气地说,

        “我去!你干嘛!”

        “哼,我捡杯子是为了不耽误客人!你挖的坑,我帮你填好了!你不感激我就算了,竟然还落井下石!”

        “切,那杯子的钱还不是从我工资里扣了!”

        “哦,你有意见?”

        一位四十多岁男子从楼上走下来,看着两人,

         “没,没意见!”

       阿龙一见老板下来,立马改口,马上拖起地来。英姐也转过身继续擦柜台,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店长,需要我做什么吗?”

       “你就别干了,昨天才刚醒,今天又非要去上课,肯定累坏了,赶紧上楼好好休息吧!”

       店长边推着夏铭上楼边说,

       “至于擦柜台的任务,就交给阿龙吧!”

       “别呀店长!那阿英干什么啊!”

      “你管我啊!店长英明!”

       “呵,阿英,你去做饭吧!嗯……做红烧肉,给小夏补补!”

        “好嘞!小夏,你赶紧上楼休息啊!饭好了叫你!”

        “嗯,那我上去了。”

        “去吧去吧!这有阿龙呢!”

       上了三楼,夏铭就回了房间。咖啡店有三层,加上一个地下室。底层是店面,店长和阿龙住二楼,夏铭和英姐住三楼。店里的一些物品、存货都放在地下室里。

       夏铭坐在书桌前,并没有拿书出来,而是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小小的,长方形的木盒子,看上去也没什么特别的。夏铭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根黑色的绳子,就像项链那样,可却没有挂饰。把绳子拿在手中,夏铭又想起了两天前的晚上……

       夜凉如水,夏铭借着清冷的月光看了会儿书,就准备睡觉了。忽然她想起了什么,就拿出了那个木盒子。打开一看,里面有一条项链,但挂饰却是颗再普通不过的石头。

        “父亲临终前把这个东西交给我,还不准我告诉任何人,连弟弟家乐也不行,究竟是想告诉我什么?”

       夏铭百思不得其解,这么多年来她也没有想白。看到石头上有些灰,夏铭就准备拿到洗手间洗洗。出了房间,看到洗手间门关着,可能是英姐在洗澡。夏铭掉头想回房间,这时,英姐出来了,

      “哎,夏铭你要用洗手间吗?”

      “没有。”

      “没事,你先用吧!我去阳台取睡衣。”

      “哦。”

        一进洗手间,热气扑面而来。地上到处都是水,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浴缸里已经放好了水,看来就是忘了拿睡衣。夏铭摇摇头,以后得多提醒提醒英姐,再这么健忘可不好,万一来客人怎么办。

       打开水龙头,把石头放在水下冲。洗着洗着,夏铭发现石头好像在发光。她把石头拿起来,眼睛紧紧地盯着,石头却什么变化也没有。

       “可能是我看花眼了。”

       夏铭转身,才走两步,脚底一滑就向后倒去。石头也被扔到了空中。

       “噗通!”“噗通!”

       两个声音一前一后响起。夏铭跌入了浴缸,石头也掉进了浴缸。

       明明只是浴缸,夏铭却觉得像掉进了大海,全身都被水包围着,不能动弹,不能呼吸。

       她勉强睁开眼睛,看到的除了水之外,还有一条闪着光的项链。那颗不起眼的石头变成了晶莹剔透的宝石,闪着让人着迷的光。在那束光里,夏铭看到了一些她从没有看到过的东西……

        “啊!小,小夏?小夏!小夏!”

       英姐被这一幕吓坏了,她叫了起来。好一会儿才缓过来,赶紧跑到浴缸边,把夏铭拉起来。

        夏铭听到了“噗通”一声,眼前出现了英姐的模样。

        “英,英姐……”

        之后,夏铭就昏了过去。等夏铭再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

        “我,这是在哪?我怎么了……”

        夏铭用手勉强撑起身子,环视一周,发现自己在医院。

        “小夏,你醒了?”

        打水回来的英姐看到夏铭坐了起来,高兴坏了,

        “你赶快躺下,好好休息休息!”

        英姐说着就要把夏铭摁下去,夏铭推开她,问

        “英姐,我这是睡了多久?”

       “你还好意思说,都睡一天了。真不知道你怎么搞的,竟然自己掉浴缸里去了。掉就掉进去吧,你还不知道起来,就在里面瞎扑腾。幸好我及时赶到,不然,后果很严重,知道不知道……”

       夏铭此时此刻已经没心情听英姐唠叨了,脑子里想的全是那颗石头。

        “英姐,你把我救起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一条项链?上面挂着颗石头!”

        “什么项链?没看见啊?”

       夏铭听到这儿吓坏了,如果项链真不见了,那她怎么向死去的父亲交代?她立马翻身下床,穿起鞋子就往外跑。英姐跟在她身后追了出去,

       “你这是干嘛去啊!”

       “回咖啡店!”

        夏铭刚坐电梯下楼,去给英姐和夏铭买晚饭的阿龙和店长就回来了,看到英姐跑了出来,就问她,

       “你怎么出来了?小夏呢?”

        “她,她回咖啡店去了!说要找什么挂着石头的项链!”

       “什么?她怎么回去啊?她身上又没钱,难不成跑回去啊?”

        三人都着急死了,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小英,你和阿龙去门口等着,我去车库开车。咱们马上回咖啡店!”

      “嗯!”

      在三人火急火燎地赶回咖啡店时,夏铭已经跑回了咖啡店,她从门口花盆地下摸出备用钥匙开了门,就直奔三楼洗手间。

        一开门,就看到满地是水,估计是着急着送夏铭去医院,没来得及收拾。夏铭走到浴缸旁,仔细寻找着每一个角落,终于在墙角找到了它。可是,石头不见了。

       “石头呢……”

       “小夏,你没事吧?身体没什么是吧?”

       “找到项链了吗?”

         “真该死!路上堵的跟什么似的!哎,小夏,怎么样了?”

          姗姗来迟的三人焦急地问着,

           “没,没事,找到了。”

           夏铭把绳子往后收,不让别人看见。

          “那就好那就好。”

          “小夏,那项链很重要吗?”

         “嗯,是我在孤儿院的时候一个朋友送我的。对我来说,是个纪念。店长,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没关系,你没事就好。”

         “哎,小夏,你跑的挺快啊!”

        “喂,阿龙,你忘了小夏跆拳道,空手道都是黑带吗?”

        “是哦,看我这记性,都忘了!”

        “哈哈哈!”
     
         ………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来了!”

       夏铭把绳子放回盒子装好,起身去开门。

      “英姐,有事吗?”

       “我是来叫你去吃饭的,我做了红烧肉,剁椒鱼头,还有糖醋排骨呢!”

         “嗯……英姐,我有点累了,就不去吃了,你们吃吧!”

          “啊?我做了那么多菜呢……”

        “英姐你放心,有阿龙哥在,一定不会浪费的!不过,如果你不快点下去的话,可能就没有了哦。”

        “对啊!那,那你自己先睡啊!有事叫我!”

         “嗯。快去吧!”

         关上房门,夏铭直接扑到床上,

         “啊,好烦呐……”

         蒙家别墅

         “妈,大哥他们明天就走吗?”

         “嗯。蒙冰,这两天把手头上的事都处理好了吧?”

        “武馆那边我让李明先看着。”

        “那好,明天你和陆川一起去桃源村。记住,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拿回奔月。”

        “知道了。那我先回房间收拾东西了。”

  说完,蒙冰就回了房间,大厅只剩下林萍和蒙兴。

       “蒙兴,最近好点了吗?”

        “好多了,妈。上回在美国买的药很管用。你就别担心了。”

        “那就好。”

        “妈,你觉得,大哥他们这次会遇到危险吗?”

        “不知道……希望他们一路平安……”

         “嗯,他们一定会平安的……”













你是我的皇后啊(二)

         “马上就要期末了,也不知道薇薇的论文写完没有。”夏铭一边念叨着,一边向教室走去。

         今天的夏铭穿一件白色衬衣配深色破洞牛仔裤,加一双白色帆布鞋,背一个淡蓝色帆布包。及腰的长发随意扎了个马尾,走起路来左右摇摆。夏铭的脸不漂亮,顶多算清秀。可那双眼睛却像天上的星辰一样美丽,令人看了一眼就难以忘记。

        自上次鹿薇薇喷了夏铭满脸橙汁后,就不见了人影。今天是星期一,刚好有她们的课,夏铭就准备去找薇薇。可刚转个弯上楼,就碰到了陆川。

        “呦,这不是薇薇的好朋友夏夏嘛!”陆川看着面前的女子说道。

         望着痞里痞气的陆川,夏铭一脸冷漠。她一点都不关心陆川为什么会知道她的名字,她更关心他为什么来这儿。

          “呵,陆少爷,你对薇薇还真是上心,特意到学校来见薇薇。”

         “那是,本少爷专一的很,以前只是没碰到像薇薇这样的好女孩,所以才留恋百花丛。可见到薇薇以后吧,我觉得人生都充满了希望啊!”

        “油嘴滑舌。”

        “我只是来告诉你一声,薇薇这几天不会来了,如果你找她有事,可以告诉我。”

       夏铭没有理他,直接上了楼。
      
       望着夏铭远去的背影,陆川的笑意全无,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忧心忡忡的脸……

       两天前

       “喂,林夫人,有事请你来一趟,把蒙冰和蒙兴一块叫上。还有,带上逐日。”

        “陆川,有什么事吗?”

        “我小姨要见他们。”

         “那件事不是不让他们知道吗?”

         “这你就不用管了。”

          “.........”

           “陆家小院,越快越好。还有,鹿家那边就麻烦你通知了。”

          “嘟,嘟……”

         办公室内,中年女子一时没缓过神来。过了好大一会儿,才拨打电话。

        “喂,鹿丰,陆兰叫我们过去一趟。在陆家小院,越快越好,还要带上追星。对了,别告诉薇薇。”

        很久,电话那头才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知道了。”

陆家小院内

       一个白发苍苍的女子坐在轮椅上,可她的脸却是一个中年妇女的模样。她,就是陆家卜卦之术的传人----陆兰。同时,她也是陆川的小姨。因为泄露了太多未发生的事,收到了惩罚才变成这样。几乎每个陆家女子都是这样,而男子却不会。卜卦之术,传女不传男。

        “小姨,他们都来了。”陆川蹲下,在陆兰旁边说到。

       陆兰指着其中两个青年男子,缓缓吐出几个字,“蒙冰?蒙兴?”

       穿着黑色西装的俊美男子温柔地回答“嗯,陆阿姨,我是蒙兴。”另一个身着黑色运动服的男子却只是说了声“嗯。”

        “转眼你们俩都长这么大了,小时候我还抱过你们呢。哎,这时间过得可真是快啊。”

         “陆兰,你这次叫我们来到底出了什么事?连蒙冰,蒙兴都要一起来。”

        “是啊,陆兰,快告诉我们吧!”

        “哎,林萍,鹿丰,不是我说你们两个,好歹都是大公司的董事长,怎么这么沉不住气?人孩子都还没问,你两着什么急?”
  
        调侃了几句,陆兰也不再卖关子,将事情娓娓道来……

         在史书的记载中,秦始皇在位实行暴政,百姓不满。他的长子赢扶苏,世称公子扶苏,为人正直,谦逊待人。他反对“焚书坑儒”“重发绳之臣”等政策,秦始皇大怒,将他贬到上郡监蒙恬军。
       
        但是几年塞外征战使复苏成长得与众不同:他立下战功,才能让众多边防将领自叹不如。他爱民如子,待人和善更是深得人心。正当他热切期盼回朝一展宏图之时,“始皇”一纸诏书至上郡,责他办事不力,赐其与蒙恬自尽,扶苏悲愤交加,拔剑自刎。蒙恬不屈被捕,在狱中被人所害。但也有人传言他逃出生天,并活了下来。之后,扶苏之弟,也就是秦始皇的第十八子---胡亥,在中车府令赵高与丞相李斯等人的帮助下登上了皇位。

     但是有一点,不论是哪部古籍都并未提及扶苏的妻子。事实上当扶苏知晓秦始皇不喜欢他时,他就向自己的姻亲王贲求助。而王贲正是王翦之子。王翦有个女儿,叫做王艾薇。生来美丽动人,更是在扶苏来家拜访其兄时,对扶苏一见钟情。天长日久,扶苏也被王艾薇的才识所折服。正当扶苏准备求秦始皇赐婚时,始皇将他贬至上郡,求亲之事也不了了之。

        “陆阿姨,蒙恬的生死和公子扶苏的婚配,书上并未记载,你怎么……”

      “蒙兴,你忘了你陆阿姨我是会卜卦的吗?”

       “可是,千年之前的事……”

       “蒙兴,你听我说完。”

        在扶苏自杀的消息传回咸阳之后,王艾薇痛不欲生,但她还是强逼着自己活了下来,因为她知道,扶苏一定希望她好好活着。所以,她嫁了人,生了孩子,过完了一生。在死之前,她将秦始皇赏赐于王家的一柄深蓝色短剑传于后人。而这王家后人,就是现在的鹿丰。

        听到这儿,蒙冰和蒙兴都睁大了眼睛,看看其他人,都没有多大的情绪变化,显然早就知道。这时,蒙冰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急忙问到:

       “那我们蒙家就是蒙恬的后人?”

       “嗯,的确如此。”

        蒙冰又把目光转向自己的母亲林萍,似乎在询问她。而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

        “你们知道上古五大神器吧?轩辕剑,指天剑,昆仑镜,伏羲琴以及神农鼎。其中指天剑是天剑老人云游所得,在一次大战中,指天剑与天魔的玄龟盾硬拼。结果,盾碎剑断。指天剑断成了三截,被凡俗异人练成了三柄短剑。分别叫逐日,奔月,追星。秦始皇当初征战四方,得到了这三把短剑,将它们分别赐予扶苏,当时名动天下的甘罗,以及功臣王翦。而王翦把追星当做嫁妆给了王艾薇,传于后人。”

        大家都没有说话,紧紧盯着陆兰,生怕她再说出什么秘密来。陆兰叹了口气,继续说:

        “这三把剑,如果仅仅只是被人所珍藏也就罢了。可偏偏它们是秦始皇陵真正的钥匙。而真正的秦始皇陵远比现在人们所知道的秦始皇陵要大得多,里面有数不尽的金银财宝,还有各式各样的神兵利器,它是一个真正的地下王国!”

        蒙兴张了张嘴,想要说句话。却发现喉间像拉着什么东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然而陆兰并没有停下,

       “这几天卦象不稳,起伏很大。反正鹿家有一把追星,千叶家的逐日也到了蒙家手里。现在就只差一把奔月了。至于千叶家和扶苏、逐日的关系,我查了那么多年也没查清楚,已经没有时间了。”   陆兰停下,望向林萍和鹿丰,  “拿来吧!”

       林萍和鹿丰相视一笑,各自拿出短剑交到陆兰手上。

         陆兰抽出两把短剑,拿出算筹,嘴里默念着什么。然后把所有算筹摊开,手在算筹上不停的移动。突然停下,抽出其中一根算筹。片刻后,她抬起手,用手指指着一个方向,

        “桃源村?”林萍小声地说,

       “这是我们公司一个新开发的旅游项目,原来就是一个小村。风景,环境都很好,民众也很支持开发。现在,也发展的不错。难道……”

       “林萍你仔细想想,哪里有没有什么当地人特别信奉的地方?”

        “………有了!村子的后面有座山,当地人从来都不让人随便上去。”

       “估计就是那儿了……你们准备准备,尽快动身,拿回奔月。”

        “知道了。”  林萍和鹿丰齐声答到。

         随后,四人离开。院里只剩下了陆川和陆兰。

         “小姨,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们,千叶夏铭很有可能是扶苏转世?”

        “呵,蒙恬,王艾薇的后人能找到就已经很不可思议了。至于转世……只是我的推测而已,几率太小,小到根本不可能。”

        陆兰抬起头看着陆川,

       “这几天我算了一卦又一卦,都是大凶之兆!我知道你对千叶夏铭有情,但你不要忘了,陆家这千年来努力到底是为了什么!”

       说完,就催动轮椅进屋了,只留下陆川一个人在院里。陆川抬起头,看看月亮。很美,但却不是满月。

        “我当然没忘,可是,我也不想放弃你。”

        一阵风吹过,陆川打了个哆嗦,回过了神。甩甩脑袋,做一个深呼吸。大步走了出去。然而,他并没有注意到,在他的身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

       
 

你是我的皇后啊(一)


        六月中旬,天气渐渐炎热了,知了在聒噪地叫着,斑驳的树影在水泥墙上摇曳着,似乎想要拂去那烦人的声音。老旧的街上,小小的咖啡店坐落在最角落的位置。靠窗边的桌旁坐着两个约摸二十出头的姑娘,都穿着制服,各自拿着一杯咖啡,聊着天。

        “夏铭,我知道你喜欢安静。但是这里每天来的人也太少了吧?”鹿薇薇嘟着小嘴,向夏铭抱怨道。夏铭手撑着脑袋,望着眼前这个女孩:短发微卷,巴掌大的脸上水灵灵的大眼一眨一眨的。嘟着嘴的样子就像塞满食物的土拨鼠一样,可爱极了。身材匀称,就算穿着普通的黑色制服也能让人心跳加速。

        “薇薇,这已经是你今天第九次问我了,如果你不喜欢这里呢,就回去吧。”

        “啊?那还是算了吧。我回去我妈肯定让我去公司上班。可是夏铭,这好好的周末,非要在这里打工吗?”

        “不行吗?”

         “什么?这可是周末哎,平常学习就够累了,周末还不休息吗?我告诉你……”

          我叫千叶夏铭,现在是重庆X大的一名中文系大三学生,眼前这个叫鹿薇薇的女孩是我的校友。鹿家做的是房地产生意,在行业内也比较有名气。而我只是两年前在她赌气离家出走被“小流氓”欺负的时候出手相救,并且请身无分文的她吃了碗面,她就像牛皮糖一样天天粘着我,说要报恩。可每次都是我在帮她,比如帮她写论文,帮她收拾屋子,有时候还得给她做饭。我不是那种“乐于助人”的人,但是她父亲救了家乐。其实,我才是在报恩吧?当然,这些薇薇都不知道。

        “叮铃铃”清脆的铃声响起。“欢迎光临!”夏铭条件反射的起身说到。“欢,欢迎光临!”鹿薇薇的声音也紧随其后。正在夏铭准备问这位客人想喝哪种咖啡的时候,鹿薇薇直接把咖啡泼到了他身上,

         “大色狼!这里不欢迎你!”

          “薇薇,我可是你陆哥哥啊。这才两天不见,就不认得我了?”陆川抹了抹脸上的咖啡,笑着说,“而且我也不是大色狼啊?是伯母叫我来接你回去的。”

        接着,陆川又被泼了一杯咖啡,并被鹿薇薇赶了出去。看着暴走中的鹿薇薇,夏铭转身拿了杯橙汁给她,并示意她坐下。

        “他就是伯母给你安排的对象?”

         “嗯!提起他我就来气。你知道吗,他本来就是个花花公子,绯闻多了去了!真不知道我妈为什么还要把他介绍给我。长得好就了不起啦?而且那天,从头到尾他一直在盯着女服务员的胸看!我告诉你夏铭,我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喜欢他!”话落,她猛喝了口橙汁。

      “我知道,你喜欢蒙家二少爷蒙兴嘛。”

       “噗!”的一声,橙汁全喷在了夏铭脸上。

         “鹿,薇,薇!”

          “对不起对不起!谁让你提的呀!我真真真不是故意的!”鹿薇薇可不敢惹恼眼前这个“柔弱”的人,一想到夏铭那天晚上一个人单挑八九个彪形大汉的样子鹿薇薇就头皮发麻。转身跑了出去。

願總有陽光照進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