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小梨涡

你是我的皇后啊(二)

         “马上就要期末了,也不知道薇薇的论文写完没有。”夏铭一边念叨着,一边向教室走去。

         今天的夏铭穿一件白色衬衣配深色破洞牛仔裤,加一双白色帆布鞋,背一个淡蓝色帆布包。及腰的长发随意扎了个马尾,走起路来左右摇摆。夏铭的脸不漂亮,顶多算清秀。可那双眼睛却像天上的星辰一样美丽,令人看了一眼就难以忘记。

        自上次鹿薇薇喷了夏铭满脸橙汁后,就不见了人影。今天是星期一,刚好有她们的课,夏铭就准备去找薇薇。可刚转个弯上楼,就碰到了陆川。

        “呦,这不是薇薇的好朋友夏夏嘛!”陆川看着面前的女子说道。

         望着痞里痞气的陆川,夏铭一脸冷漠。她一点都不关心陆川为什么会知道她的名字,她更关心他为什么来这儿。

          “呵,陆少爷,你对薇薇还真是上心,特意到学校来见薇薇。”

         “那是,本少爷专一的很,以前只是没碰到像薇薇这样的好女孩,所以才留恋百花丛。可见到薇薇以后吧,我觉得人生都充满了希望啊!”

        “油嘴滑舌。”

        “我只是来告诉你一声,薇薇这几天不会来了,如果你找她有事,可以告诉我。”

       夏铭没有理他,直接上了楼。
      
       望着夏铭远去的背影,陆川的笑意全无,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忧心忡忡的脸……

       两天前

       “喂,林夫人,有事请你来一趟,把蒙冰和蒙兴一块叫上。还有,带上逐日。”

        “陆川,有什么事吗?”

        “我小姨要见他们。”

         “那件事不是不让他们知道吗?”

         “这你就不用管了。”

          “.........”

           “陆家小院,越快越好。还有,鹿家那边就麻烦你通知了。”

          “嘟,嘟……”

         办公室内,中年女子一时没缓过神来。过了好大一会儿,才拨打电话。

        “喂,鹿丰,陆兰叫我们过去一趟。在陆家小院,越快越好,还要带上追星。对了,别告诉薇薇。”

        很久,电话那头才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知道了。”

陆家小院内

       一个白发苍苍的女子坐在轮椅上,可她的脸却是一个中年妇女的模样。她,就是陆家卜卦之术的传人----陆兰。同时,她也是陆川的小姨。因为泄露了太多未发生的事,收到了惩罚才变成这样。几乎每个陆家女子都是这样,而男子却不会。卜卦之术,传女不传男。

        “小姨,他们都来了。”陆川蹲下,在陆兰旁边说到。

       陆兰指着其中两个青年男子,缓缓吐出几个字,“蒙冰?蒙兴?”

       穿着黑色西装的俊美男子温柔地回答“嗯,陆阿姨,我是蒙兴。”另一个身着黑色运动服的男子却只是说了声“嗯。”

        “转眼你们俩都长这么大了,小时候我还抱过你们呢。哎,这时间过得可真是快啊。”

         “陆兰,你这次叫我们来到底出了什么事?连蒙冰,蒙兴都要一起来。”

        “是啊,陆兰,快告诉我们吧!”

        “哎,林萍,鹿丰,不是我说你们两个,好歹都是大公司的董事长,怎么这么沉不住气?人孩子都还没问,你两着什么急?”
  
        调侃了几句,陆兰也不再卖关子,将事情娓娓道来……

         在史书的记载中,秦始皇在位实行暴政,百姓不满。他的长子赢扶苏,世称公子扶苏,为人正直,谦逊待人。他反对“焚书坑儒”“重发绳之臣”等政策,秦始皇大怒,将他贬到上郡监蒙恬军。
       
        但是几年塞外征战使复苏成长得与众不同:他立下战功,才能让众多边防将领自叹不如。他爱民如子,待人和善更是深得人心。正当他热切期盼回朝一展宏图之时,“始皇”一纸诏书至上郡,责他办事不力,赐其与蒙恬自尽,扶苏悲愤交加,拔剑自刎。蒙恬不屈被捕,在狱中被人所害。但也有人传言他逃出生天,并活了下来。之后,扶苏之弟,也就是秦始皇的第十八子---胡亥,在中车府令赵高与丞相李斯等人的帮助下登上了皇位。

     但是有一点,不论是哪部古籍都并未提及扶苏的妻子。事实上当扶苏知晓秦始皇不喜欢他时,他就向自己的姻亲王贲求助。而王贲正是王翦之子。王翦有个女儿,叫做王艾薇。生来美丽动人,更是在扶苏来家拜访其兄时,对扶苏一见钟情。天长日久,扶苏也被王艾薇的才识所折服。正当扶苏准备求秦始皇赐婚时,始皇将他贬至上郡,求亲之事也不了了之。

        “陆阿姨,蒙恬的生死和公子扶苏的婚配,书上并未记载,你怎么……”

      “蒙兴,你忘了你陆阿姨我是会卜卦的吗?”

       “可是,千年之前的事……”

       “蒙兴,你听我说完。”

        在扶苏自杀的消息传回咸阳之后,王艾薇痛不欲生,但她还是强逼着自己活了下来,因为她知道,扶苏一定希望她好好活着。所以,她嫁了人,生了孩子,过完了一生。在死之前,她将秦始皇赏赐于王家的一柄深蓝色短剑传于后人。而这王家后人,就是现在的鹿丰。

        听到这儿,蒙冰和蒙兴都睁大了眼睛,看看其他人,都没有多大的情绪变化,显然早就知道。这时,蒙冰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急忙问到:

       “那我们蒙家就是蒙恬的后人?”

       “嗯,的确如此。”

        蒙冰又把目光转向自己的母亲林萍,似乎在询问她。而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

        “你们知道上古五大神器吧?轩辕剑,指天剑,昆仑镜,伏羲琴以及神农鼎。其中指天剑是天剑老人云游所得,在一次大战中,指天剑与天魔的玄龟盾硬拼。结果,盾碎剑断。指天剑断成了三截,被凡俗异人练成了三柄短剑。分别叫逐日,奔月,追星。秦始皇当初征战四方,得到了这三把短剑,将它们分别赐予扶苏,当时名动天下的甘罗,以及功臣王翦。而王翦把追星当做嫁妆给了王艾薇,传于后人。”

        大家都没有说话,紧紧盯着陆兰,生怕她再说出什么秘密来。陆兰叹了口气,继续说:

        “这三把剑,如果仅仅只是被人所珍藏也就罢了。可偏偏它们是秦始皇陵真正的钥匙。而真正的秦始皇陵远比现在人们所知道的秦始皇陵要大得多,里面有数不尽的金银财宝,还有各式各样的神兵利器,它是一个真正的地下王国!”

        蒙兴张了张嘴,想要说句话。却发现喉间像拉着什么东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然而陆兰并没有停下,

       “这几天卦象不稳,起伏很大。反正鹿家有一把追星,千叶家的逐日也到了蒙家手里。现在就只差一把奔月了。至于千叶家和扶苏、逐日的关系,我查了那么多年也没查清楚,已经没有时间了。”   陆兰停下,望向林萍和鹿丰,  “拿来吧!”

       林萍和鹿丰相视一笑,各自拿出短剑交到陆兰手上。

         陆兰抽出两把短剑,拿出算筹,嘴里默念着什么。然后把所有算筹摊开,手在算筹上不停的移动。突然停下,抽出其中一根算筹。片刻后,她抬起手,用手指指着一个方向,

        “桃源村?”林萍小声地说,

       “这是我们公司一个新开发的旅游项目,原来就是一个小村。风景,环境都很好,民众也很支持开发。现在,也发展的不错。难道……”

       “林萍你仔细想想,哪里有没有什么当地人特别信奉的地方?”

        “………有了!村子的后面有座山,当地人从来都不让人随便上去。”

       “估计就是那儿了……你们准备准备,尽快动身,拿回奔月。”

        “知道了。”  林萍和鹿丰齐声答到。

         随后,四人离开。院里只剩下了陆川和陆兰。

         “小姨,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们,千叶夏铭很有可能是扶苏转世?”

        “呵,蒙恬,王艾薇的后人能找到就已经很不可思议了。至于转世……只是我的推测而已,几率太小,小到根本不可能。”

        陆兰抬起头看着陆川,

       “这几天我算了一卦又一卦,都是大凶之兆!我知道你对千叶夏铭有情,但你不要忘了,陆家这千年来努力到底是为了什么!”

       说完,就催动轮椅进屋了,只留下陆川一个人在院里。陆川抬起头,看看月亮。很美,但却不是满月。

        “我当然没忘,可是,我也不想放弃你。”

        一阵风吹过,陆川打了个哆嗦,回过了神。甩甩脑袋,做一个深呼吸。大步走了出去。然而,他并没有注意到,在他的身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