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小梨涡

你是我的皇后啊(四)

        早上六点,夏铭穿着灰色运动服准备去晨跑。刚跑了几步,夏铭就觉得有人在叫她,           

        “夏铭,夏铭!”                 

         夏铭四处张望着,却不见人影。       

         “笨蛋!在你后面!”           

        夏铭寻声望去,看见树后面有个黑影。夏铭慢慢走过去,发现这个人有点眼熟,       

        “薇,薇薇?你怎么穿成这样?像个小偷似的。”   

         可不是嘛,鹿薇薇现在穿着一身黑,还带了墨镜和口罩,搁谁都会认为她是个小偷。         

       “哎呀,一言难尽!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解释了,快跟我上车!”              

        鹿薇薇拉着夏铭就往街口跑,远远的,可以看见一辆轿车停在那儿。            

      “哎,到底怎么了啊!你告诉我啊!”            

         跑到了车边,鹿薇薇一把把夏铭推上副驾驶的位置上,自己来开车。               

        “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还有,你这几天跑哪儿去了?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啊?”           

         “你一次问这么多个问题,我先回答哪一个?”             
        夏铭甩了一个“你不回答就死定了”的眼神给她,鹿薇薇立马怂了,

        “好好好,我说,我说还不行嘛。那天喷了你橙汁后我就回家了。可也不知道我爸怎么想的,死活不然我再出门,还特别强调以后少跟你来往。我问他为什么,他也不告诉我。我今天还是假装肚子疼,要小王送我去医院,这才跑出来的。”         

       鹿薇薇见夏铭没有回答,心想她可能生气了,赶忙解释,          

        “夏铭,你,你别瞎想啊,我爸他可能就是一时脑子短路了,你大人有大量,千万别和他计较啊!”     

      “没事,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你爸要你少跟我来往也是正常的。以前是还小,不懂事,但现在不一样,我们,都成年了。”        

       “切,他那都是老思想了,别管他。对了,学校那边我已经给你请了假了。运动服,运动鞋,手电筒,各种装备我也给你准备了,你就只要给咖啡店的人通知一下就行了!”            

         “请假?装备?你要干什么?”              

         “哦,鉴于我这几天都被闷在家里,所以呢,接下来的三天你就陪我去玩一下吧!”        

         “三天?去哪儿?”           

        “我林阿姨公司新开发的一个地方---桃源村。风景还不错哦!而且也不远,开车三四个小时就到了。”          

       “那,行吧。”         

        说着,夏铭就拿出手机给店长发短信通知他们。     
        “你怎么不直接打电话啊?”        

        “因为他们和你一样,都是瞌睡虫啊。”       

        “谁是瞌睡虫啊!你才是呢!”       

         “是是是,你不是瞌睡虫,你是大懒虫!”            “你你,真是气死我了!”         

      这边的两个人心情悠闲地讨论着,另一边的两个人却是……        

        “陆川,这次你有把握拿到奔月吗?”             

        “只要某人不添乱,就没问题。”    

         “我不是在和你耍嘴皮子。”           

         “我也不是啊。”   

            ………             

         “蒙冰,我们来比赛吧!”         

        “比什么?”         

         “就比,谁先拿到奔月。”         

         “光比有什么好玩的,总得有点彩头吧。”     

         “那当然了,你觉得,千叶夏铭这个彩头怎么样?”             
        蒙冰一个急刹车,陆川没有丝毫防备,也没有系安全带,差点撞到挡风玻璃上。          

         “我去!蒙冰你发什么疯啊?”         

      “你这是在玩火。”         

        蒙冰盯着陆川,仿佛要把他吃掉。陆川也不回避,就和他对视着, 

       “我就是在玩火,怎么,不行吗?”          

        “好,你输定了。”             

        “那可不一定。”           

       车子重新发动,车速比刚才快了很多。接下来两人没有再说过一句话,但是车子里的火药味却是越来越浓……

上午  十点  桃源村   乐兴客栈  202房           

        鹿薇薇一进房间就直接“飞”到床上,           

        “开了四个小时车,累死我了!我一定要睡会!”   

        “哎呀,我可记得某人才开了半个小时就喊累,还死皮赖脸地让我开。”     

        鹿薇薇“腾”地跳了起来,搂着夏铭地手臂,    

        “好夏铭,乖夏铭,我最漂亮的夏铭,你就让我睡会儿吧~就一会儿,好不好嘛~”             

       看着鹿薇薇挤眉弄眼地向自己撒娇,还不停地晃,晃得自己头都晕了,夏铭真是怕了她了,就一把把她推回床上去,          

        “我也没说不让你睡啊,你快点睡吧。”

        “就知道我的夏铭最好啦!”      

        “我也睡会儿……”     

        不久,两人就进去了梦乡。       

        同时,陆川与蒙冰也到了乐兴客栈,

        “两位先生,是一起的吗?”       

         “不是。”   “是!”    

         两种不同的声音同时响起,气氛略显尴尬,      

         “那,到底是,还是不是?”   

          蒙冰看了一眼身旁嬉皮笑脸的陆川,没好气地说,

       “随便吧。”

        “那就定一间房?可以吗?”    

         “不行!”  “行!”      

        “不好意思,两位先生,现在只剩下201号了。不过两位不要担心,是双人床。这是房卡,房间在二楼。”       
        “谢啦!”     

        陆川接过房卡,上了二楼,蒙冰紧随其后。到了房间,两人都直接睡了,想养好精神,下午上山。

下午  两点   202号房   

        “醒了就吃点东西吧。”    

        夏铭坐在椅子上听音乐,对刚醒的鹿薇薇说到,

       “吃完我们就出去。我看了几个景点,都挺近的。我们玩两天,后天就回去。”        

        鹿薇薇狼吞虎咽地吃着午餐,并不理会夏铭说的话。不一会儿,鹿薇薇就吃饱了。她哼着小曲收拾着背包。

       “手电筒,便携式医药箱,匕首,绳子……”   

        夏铭见她净拿些野外生存的东西,不禁奇怪,      

        “你拿这些干嘛?”       

        “夏铭,你真以为我度假呢?我这次可是来寻宝的!”

       “寻宝?你脑子被门夹了吧?”

        “啧,你脑子还被窗挤了呢!我告诉你,这个村子后面有座山,村里的老人都说山上有神仙,所以他们一直不让人上去。所以……”

        “所以你就拉着我来和你寻宝,还给你当保镖?”

        “什么保镖!别把我们的革命友谊说的那么轻浮好不好?”

        “我不去。打死你我也不去。”

        “是吗?那你不去,万一我出了点事怎么办?”

        “和我有关系吗?”

        鹿薇薇听后眨着大大的眼睛,硬生生挤出几滴泪来,还不停地用手擦拭,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对着夏铭,

        “想不到,我认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朋友,居然关键时刻把我一个人扔下,让我自生自灭。我的命,真的好苦啊!嘤嘤……”

       “好啦!陪你去就是啦!”

       “我就知道我家夏铭最好啦!来,啵一个!”

       鹿薇薇说着就要去亲夏铭,夏铭泽一脸嫌弃地用手把她的脸推开,拿起背包走了出去。

        “哎,等等我啊!”

       十分钟之后,鹿薇薇和夏铭来到了山脚,但是有人守着,

         “就这么个破山还有人守?”

         “老人们都信传说,有人守也不奇怪。不过,一个人,也守不了什么吧?”

         “哎,我说,这只有一个大叔,要不咱两硬闯吧?”

         “我没问题,带上你嘛……”

          “你什么意……唔……”

          鹿薇薇话还没说完,就被夏铭捂住了,

         “嘘……”


       “哎呀,大叔,我们就是来散散心,到处走走,又不干什么坏事,干嘛不让我们进山啊?”

       “不是认为你们要干什么坏事,而是怕你们惊扰了山里的老神仙,那是要遭报应的!”

       陆川把手搭在大叔的肩上,把他拉到一边说话,让蒙冰从围栏翻进去,

       “大叔,你这是封建思想,现在哪儿有什么神仙啊?那都是老人们瞎编的。”

         大叔一把把陆川推开,大吼

        “我看你小子就是想干坏事!给我滚!别让我再看见你!”

        说完,捡起一根棍子就要打陆川。陆川也不继续纠缠,转身就跑。

      “说我是封建思想,你才是!老神仙保佑我们这么多年来风调雨顺,说什么也不让人打扰他。”

        这时,林子里突然传出一阵响声,大叔赶忙跑过去查看,这一去,就让陆川钻了空子,轻松一跃翻过围栏,跑进山。而那阵响声,自然就是蒙冰干的了。鹿薇薇和夏铭也没有浪费机会,在陆川与大叔闲聊时,趁机进了山。

       “夏铭,你说蒙冰和陆川来这儿干嘛?难道也是为了寻宝?”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那样吗?估计他俩是有事吧。”

       “有事?他俩一个花花公子,一个冰坨子,来这深山老林能有什么事?难道他俩……”

        鹿薇薇瞪大了眼睛,仿佛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夏铭正准备说她“猪脑子”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鹿薇薇你有病吧!”

        两人回头一看,正是陆川和蒙冰,而他俩看到夏铭时,眼里都不约而同地呈现出一种惊讶。虽转瞬即逝,但依旧被夏铭捕捉到了。

      “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家小薇薇呢?”

       陆川立马跳出来反驳蒙冰,

      “谁是你家的?陆川你今天又没吃药吧?不,你从来就没吃过药!”

       “小薇薇,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人家?人家好伤心的~”

         夏铭不禁打了个寒颤,感觉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别的不说,论恶心,陆川在夏铭认识的人里排第一。

       “你们俩不在学校里好好读书,跑这儿来干什么?”

        “关你屁事啊,冰坨子!怎么,就只许你州官放火,不许我百姓点灯啊?问我来干什么,我还想问你两个大男人来干什么呢!”

       “好歹也是个名门小姐,怎么能这么没教养?张口闭口都是脏话,鹿叔叔就是这么教你的吗?”

        “喂,蒙冰,我家薇薇也是你能随便批评的吗?”

       “陆川,你给我滚一边去!冰坨子,我鹿薇薇还轮不到你说,别以为我不敢……”

       “教训”两个字还没说出口,鹿薇薇的嘴就又被夏铭捂住了,只能“咿呀咿呀”的乱叫。

       “薇薇是心直口快,还请两位海涵。”

        夏铭并不担心陆川,但是蒙冰的性子却是不容许任何挑衅他。真把他惹急了,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

        “夏铭,鹿薇薇胡闹就罢了,你怎么还跟着她一起胡闹?”

       “蒙冰,薇薇她就是想来玩几天,没什么别的意思。”

        鹿薇薇趁着两人说话,一把挣脱了夏铭的手,

        “哼,什么玩玩?我就是来寻宝的,怎么了吧?等我找到宝藏,有你好看的!”

       鹿薇薇说完转身就往林子深处跑,夏铭也顾不上和蒙冰解释了,立马追了上去。

       “走吧,这林子里有什么还不好说,她两现在如果出了什么事也不好交代的,更何况还是在我们眼皮子底下。”

       “以夏铭的能力能有什么事?出事的也只会是鹿薇薇,她就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千金小姐,还到处惹是生非。这次,恐怕也是她硬拖着夏铭来的。”

       “可不管怎么说,那毕竟是王家的后人。说不定这次找奔月她还能帮上忙呢。”

        “就凭她?能帮上什么忙?不帮倒忙就不错了。”

       “那你想怎么样?就这样让她们俩进去?走吧!”

       “嘁……”

        尽管有千般万般不愿,蒙冰还是跟在了后面。

      “轰隆隆”  “轰隆隆”

       天上电闪雷鸣,乌云密布,倾盆大雨马上就要来了,它似乎在预示着这趟行程,必然,不会顺利。






评论